从百老奥克斯学校看海伊斯科普课程

作者:聚优时间:2007-12-31
在洛杉矶访问的第二天,中国学前教育赴美考察团的团员们观摩了韦逖学院的百老奥克斯学校。这是一所施行早期认知导向课程的托幼机构。在我国,海伊斯科普的名字对于学前教育工作者来说并不陌生,1995年,我国的学者就已经将反映海伊斯科普教育实践的著作——《活动中的幼儿》一书翻译为中文,并付之于出版;我在《皮亚杰理论在早期教育的运用》一书中,也对这种认知导向的幼儿园课程作过介绍,并将它与其他的同类课程作了比较。有机会到施行这种课程的托幼机构作一次考察,这对于我们加深对这种课程的认识是很有裨益的。

在去百老奥克斯学校的途中,世界幼儿教育协会香港分会会长孔美琪女士根据她对海伊斯科普教育系统的理解,对大家作了简单介绍,也要求香港教育学院幼儿教育学院副院长黄艾珍博士和我分别对海伊斯科普教育实践发表看法。黄博士着重阐述了海伊斯科普教育实践中活动安排的三个环节,它们是订计划、做和回忆。我则主要向大家介绍了海伊斯科普教育系统发展的历史背景和要旨:

海伊斯科普课程发始于1962年,当时它是海伊斯科普佩里学校学前教育科研项目的一部分,由韦卡特等人带动的这种课程可以说是美国开端计划中第一个通过帮助处境不利的学龄前儿童摆脱贫苦的幼儿教育方案。这种课程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从原先强调对儿童前学业技能的训练,转变为强调根据每一个儿童的发展水平去促进其发展,在此过程中,皮亚杰的理论起了重要的影响作用,特别是在第三个发展阶段,皮亚杰的儿童作为知识建构者的思想在课程中得到了体现,那就是说,强调教师通过直接和表征的经验,以适合儿童发展水平的方式帮助儿童增强认知能力,而不是通过教皮亚杰式的技能去加速儿童的发展。海伊斯科普课程的设计者们认定,主动学习是儿童发展过程的核心,他们根据这一信念和皮亚杰论述的有关前运算阶段儿童最为重要的认知特征,确定了49条关键经验,以此作为制定课程和进行评价的指标。这49条关键经验包括主动学习、语言运用、经验和表征、逻辑推理、时间和空间等几个方面,这些关键经验并非课程的目标,它们可以通过适合儿童不同发展水平的多种活动得以获取,这些活动可以由教师组织,也可以由儿童自发开展。

计划-做-回忆

从外表看,百老奥克斯学校与其他学校没有什么根本的差别,其设施十分普通,如若不了解隐藏在学校教育运作系统后面的教育理念,很难从数小时的观摩中懂得该学校的教育特色。在活动室里,孩子们各自在忙碌着做自己的事,有的在画画,有的在拼字,有的在玩粘土,还有的在搭积木;教师们也各自在忙碌着做自己的事,有的在准备材料,有的在与儿童谈话,有的在墙纸上写字,还有的在协调儿童间的矛盾。粗粗一看,这些情景在其他的托幼机构中都能见到。

@_@我是分割线@_@



我们注意到墙上张帖的各种大小不一的纸张,在上面写了不少的字词,仔细地看,可以看到学校一日活动的安排,还可以看出隐藏其后的教育理念。在一个活动室里,我看到墙上贴着一张教师和孩子共同商定的计划书,上面写着:“布赖恩:我要与富莱克琳老师一起玩粘土”,“艾米莉:我想搭积木”,“埃曼达做手工”,“卡麦伦玩小汽车”……。从措词上可以看出,孩子在活动中所要做的事情,有的是孩子自发生成的,有的是教师规定的,还有的是儿童与教师共同商定的。在墙的另一边,我还看到一张以“回忆”为题头的纸,上面写着:“布兰登:我在一张绿纸上画了画”,“克里斯特:我用粘土做了胡萝卜和大饼”……。这些文字虽然都是教师写的,但是,这些话都是出自儿童的口,回忆让儿童和教师重温一日活动中所做过的事情。在另一个班级,我看到孩子们在自己的名字与活动的图示之间用线条连接,用这种更为简易的办法表达他们的计划和回忆。

我把一个班级的一日活动(下午活动省略)的安排表抄录如下:

 9∶00 - 9∶20 来校

   9∶20 – 9∶40 户外活动

9∶40 – 9∶50 集体活动

9∶50 – 10∶05 小组活动

     10∶05 – 10∶25 洗手、点心

  10∶25 – 10∶35 计划

  10∶35 – 11∶25 工作

   11∶25 – 11∶35 回忆

  11∶35 – 11∶45 收拾

    11∶45 – 12∶00 户外活动

  12∶00 – 12∶30 午餐

   12∶30 - (略)

由上面的日程表中可以看出,百老奥克斯学校的一日活动安排与海伊斯科普课程一致,有以下若干个部分组成:计划时间,由儿童与教师一起决定做些什么;工作时间,儿童进行他们计划的项目和活动,对材料进行探究,学习新的技能,尝试自己的想法,教师则是指导和支持儿童的活动;整理和收拾时间,儿童将工作时间中用过的材料分类、整理和放回原处;回忆、点心和小组活动时间,儿童与教师一起,回忆和表述工作时间的活动,在小组活动时间里,儿童则运用教师选择和提供的材料进行活动,在此活动中,教师根据特定的关键经验观察和评价儿童;户外活动时间,除了活动身体以外,还可以让儿童在户外尝试工作时间的想法;集体活动时间,给儿童提供参与大组活动、交流和表达思想、尝试和模仿他人想法的机会,如唱歌、做律动、演奏乐器、讨论问题等等。

@_@我是分割线@_@



对逻辑推理、时间和空间关键经验的强调

讲起海伊斯科普课程,人们很自然地会把它与皮亚杰的理论联系在一起。虽然该课程的制定者告戒大家,不要把它看成是一个狭意的皮亚杰式的课程,但是从这种课程的基本目标的设定及其主要强调的方面看,它在许多地方都在演绎或者至少说在运用皮亚杰的理论,特别是它强调培养儿童的逻辑推理的结构朝着运算思维的方向进行。在49条关键经验中,逻辑推理以及时间和空间的关键经验就占了31条。

我注意到在活动室里,教师为儿童提供各种刺激他们逻辑思维的环境,帮助儿童获得这些关键经验。墙上,挂了孩子的作品,他们将能飞的动物画在纸的一个角上,把在水里游的动物画在另一边,而那些只能在地上走的或爬的动物则画在中间;桌上,放置着各种装折材料,供孩子们任意摆弄和装配,还放置有长短、粗细或颜色不一的材料,供孩子们根据某种特征排序;活动室周边的柜台上方,是一张给孩子们看的日程表,上面用图画表述各种活动安排的顺序,使儿童能将时间与自己的活动直观地联系在一起;在存放玩具和材料的柜子上,贴着各种标签,上面画着某类物品,提示儿童在收拾时将同类的东西放在一起……。

据百老奥克斯学校的园长介绍,同海伊斯科普课程相一致,该学校在安排一日生活活动时常会考虑以下一些方面:1.教师在一日生活的各个环节,会给儿童提供发展逻辑推理,理解时间和空间关键经验的机会,例如,经常要求儿童将类似的物品存放在一起;2.教师会通过向儿童提出问题、与儿童一起交谈和讨论、接受儿童的创造和制作等途径,支持和鼓励儿童的与这些关键经验有关的活动,例如,与儿童交谈时运用“有些”和“所有的”等表示分类的词语;3.教师会让儿童通过尝试错误,学习自己解决问题,而不是将正确的答案告诉儿童。结合园长的介绍,再去思考在百老奥克斯学校所见的一切,我们对海伊斯科普课程的理解就不再停留在理论的认识上了。

也有读、写、听技能的学习活动

在百老奥克斯学校的活动室里,我看到传统的阅读和书写并没有被完全地排斥在课程之外,相反,读、写、听的技能仍然被作为课程的最为一般的目标,只是教师在教学时注重采用儿童感兴趣的和能接受的方法和形式。

在一个活动室的小桌上,我看到教师为五个孩子分别放置了五张名字卡片,还在桌子的中央放置了一些用塑料制成的英语字母,要求儿童用塑料字母拼搭自己的名字。我也看到活动室内不乏各种简单的英语字词,张贴在一些物品之上,让儿童有机会在接触这些物品的同时,也自然地学习这些英语字词。我记得,在语言运用的关键经验中,还有“由教师把儿童的口头语言记录下来,并读给他听”,“从语言中获得乐趣:念儿歌、编故事、倾听诗朗诵和讲述故事”等一些关键经验,与这些关键经验有关的教育情景我虽然没有看到,但是,我相信在百老奥克斯学校里一定会有这样的活动。

《幼儿教育》2001年第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