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项目

作者:聚优时间:2007-07-09
(说明:本项目并非源于瑞吉欧,而是美国人在了解瑞吉欧后做的)

    城市项目是由4-5岁的学前组与老师一起完成的,它自发于孩子的集体经验与他们的兴趣。具体而言,孩子们曾对不断的收集硬纸圆筒(用于卷胶片的)感兴趣。在集体活动的头几周里(第一次,我们开展一个项目这么长的时间),孩子们画这些圆纸筒,堆积这些纸筒,探究他们的形状,把其它东西粘在它们上面,并做一大堆纸圆筒(数量的增长本身就很吸引人)。一天,有两个孩子用线把几个圆筒系在一起,并且称它们为“可爱的家伙”,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这些可爱的家伙成为他们角色扮演游戏的中心,孩子们带着他们的可爱的家伙散步,看牙医,甚至带回家,丽莎,他们的老师,建议他们为这些可爱的家伙建个小城,她尝试利用孩子们“可爱的家伙应该有住的地方”的假想。

    孩子们对这个想法满怀热情,并且发动了一个持续八个月之久的项目活动。这个项目活动可以描述为许多认知的“节”,就象意大利人所称呼的那样,每个节持续一段时间;主题的设计(他们大家对如何建城市的设想),主题的规模(他们开始想让房子比他们自己住的还大,后来明白可以用缩小的汽车和人的模型来体现城市的大),建筑材料及其物理特征的主题(到哪才能搞到混凝土与水泥,后来他们变得现实起来,开始考虑如何用自己手边的材料去建一个城市);城市地图设计的主题(比如如何为车和人铺设公路与人行道)。

社会注意的周期
    同意开展城市项目后,孩子们十分渴望去建筑城市。预想到这可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老师丽莎大胆的打断了孩子们前进的动力,并把“计划”的想法带进来。在最初的社会性注意周期,她让孩子们去想主意,并收集记录每一个孩子的想法。为了支持这个进程。丽莎带来附有图片的杂志,在图片的旁边写上孩子们不能表达的想法。令人意外的是,每个孩子都对这些杂志很感兴趣,在他们浏览图片之后,他们想把那些体现他们想法的图片剪下来。这个注意周期的结果是有了关于“城市”的众多想法,这些想法堆在一起成为丰富的资源用以指导建筑过程。最后孩子们要解决这些主题了,他们不可能尝试他们概括出来的每一个想法,但是他们把可能性方案用列成一二三 。这些概括的想法作为项目开展的档案的一部分被列出来,孩子们经常查阅它们。

    在想主意阶段之后,老师判定孩子们已经作好了准备。一旦孩子们接受他们不能用混凝土和水泥,他们还得被帮助,以使他们认识到城市应该用回收的材料来建。在“表征发展期间”,孩子们得花一些时间去探索材料并试用它们,用纸板、泡沫、木头、塑料容器、和大小盒子做实验,然后他们热烈地讨论“城市”及它们在建成后的样子。

    在这个注意期间,丽莎再次打断了进程,她建议孩子们做些“调查”来得到一些关于项目的想法。小组首先调查了本地的校园区,去看附近的建筑和大街的布局,于是很快他们决定为城市建摩天大楼。在一个教员的丈夫的帮助下,孩子们参观了商业区的哥伦布摩天大楼的第十七层办公室,当他们从窗外望和画略图时,他们发现许多新东西。比如,他们注意到连接两层建筑的天桥,他们也决定在城市里加上这个(他们现在已完成了)。他们还讨论了从楼上往下看时的公路及车子从下面经过时看起来是怎样的。

    通过这个调查周期,调查这个概念对孩子极为有意义,它包含用地方资源以扩充他们的知识的想法。在项目活动的后期,当他们陷入某个建筑问题时,孩子们自己会建议去做更多的调查,这说明他们对调查重要性的认识在提高。
    艾丽丝: 我们刚去商业区做了一些调查。这帮助我们补建了旗子与摩天大楼???
    尼可: ??? 还有停车场。
    丽莎 :  人行道呢?我们是如何知道要建人行道的呢?
    马克思:我发现它们的。  
    丽莎 :你发现的?告诉我是怎样发现的,马克思。
    马克思:  我原想建一座桥,但它看起来象一个带顶的人行道。
    丽莎:  讲讲关于调查的事???调查对我们重要吗?
    马克思: 是的,它使我们能建一个真正的城市。

配对工作:走进集体冒险
    在项目实施期间,教员们谈起意大利的建议,即小组活动有利于合作(我们还记得它们说它们不会在多于5个人的组中工作)。我们决定把有共同兴趣的孩子在10人以内配对成组。这证明是一个富有成效的决定。在两人组中,他们学会适应对方,在一起从事的最广最详细的工作时,彼此支持以度过难关。比如,丹尼尔和马克思融合他们各自的兴趣建成了“侏罗纪公园/公主城堡”,恐龙住在第一层,公主住在第二层。

2--D或3--D:学习如何制造与解决冲突
    在项目实施的某个时期,为帮助他们弄清他们城市中各个建筑的位置,孩子们与丽莎一起画了一个地图。十分意外,一些孩子发现地图就是城市本身。别的孩子不同意这点,他们还是坚持建筑城市的计划。在热烈的讨论中,深刻的矛盾随之而来。丽莎提醒孩子们他们应该考虑这样一个目的,所建的城市是为可爱的家伙住而建的。她问地图是否也能这样。丽莎是一个历史家与记忆者,让孩子们把他们的注意力放在他们的目标上,并帮助解决冲突。8个月里,小组成员在对不同意见的协商与解决问题的能力上,都不断地在提高。

    约翰大卫:我们着手进行并且不停地画,然后我们记住了它。我们画停车场。我说,哦不,是安德鲁说的“这是街道”。但我说“不,这是停车场”。安德鲁接着说“作为停车场,它太大了一点,停车场应该小一些”。但是,我说“停车场既可大也可小,你已画了一个街道。我要在不画街道的地方画一个停车场,因为画下所有的公路要的空间就太大了。”

   我们有时要帮助孩子们记住他们的目标,并温和的鼓励他们向前。举个例子来说吧,在城市项目活动中,山曼沙决定与她的

 

@_@我是分割线@_@

同伴尼可共建一座医院。尽管他们能表达他们的计划,但是在用材料开始建时遇到一大堆困难。他们不明白怎样建造一个稳固的地基,因此他们的医院总是摇摇晃晃的。丽莎在鼓励他们坚持目标,并请别的伙伴给予帮助,山姆和尼可最后成功了。最让丽莎兴奋的是孩子们成功之后的自豪感。
    山姆:我们首先做可爱的家伙,然后开始建一个房子,虽然建医院是件困难的事,但我们最后成功了。
   丽莎: 你是如何做的?想想,建医院真的很难吗?
   山姆:是的。
   丽莎:是什么在帮助你们呢?---我让你们坚持工作和不断思考。最后你们成功了,这有什么帮助吗?
   山姆:是的。尼可把他的学校带过来了,我要过去看看他在干什么。
   最后我们认识到用幻灯片、图片、录音带记录这些过程的重要性。我们听意大利教师说起过档案才是关键;但是,得承认,这是我们最后一个在自己班上实施的做法。也是最后才把这溶入我们的社会性项目活动中的。尽管使用相机和录音机这些机械工具在起初看来似乎难以接受,但是一旦我们认识到我们从孩子的谈话和重阅我们的笔记中获得了很多有见地的想法,我们的兴趣高涨起来。档案让我们在与学生会谈时更加细致和有效。
    档案在其它方面也很有帮助。项目实施了3个月,终于到了夏季过渡期,有一半孩子毕业升入幼儿园,一批新生进来。在此期间,城市项目停摆了几个月,我们以为它永久结束了。但是,丽莎决定给孩子放幻灯片,以重新回顾这个项目的全过程,并看看孩子们是否原意再投入进来。这个回顾激活了这个项目,并且把新进来的幼儿带入到这个项目中来。后来,当整个项目结束了,我们邀请家长们参加了最后的庆祝会,在会上,我们用幻灯片演示了这个项目的过程。在幻灯片的帮助下孩子们能讲更多的经历。我们对意大利人的建议:老师是历史家与记录者,有了新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