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可情绪、爬上孩子心灵的大山

作者:王佳时间:2016-01-19

成都军区机关第一幼儿园
  中小班总有那么一两个孩子偶尔尿湿,这样的事情对于幼儿园老师来说也见怪不怪了。孩子尿湿后我们给出的反应经常是“没关系,下次尿尿记得去厕所,以后尿湿了要告诉老师哦”这时孩子可能会显得不安、焦躁。接下来我总会拉着她的手说:“没关系,老师帮你换了就行。露露~去帮萌萌把裤子拿进来”她只是默默地坐在一旁接受我的帮助,一句话也没有说。
  萌萌在我们班年龄偏小,性格比较内向小班下学期转(jy135幼儿教育 www.jy135.com)入我们班。偶尔她也会尿湿,但是她总是自己悄悄的穿好衣裤静静地坐在床边,不愿意告诉老师。
  情景一:
  起床时间到了,小伙伴们都在忙着穿衣起床。远远的看见萌萌站在床上,不停摆弄着放在窗台上的裤子。我轻轻地走过去掀开她的被子,看见床单上有一滩尿我小声的说:“萌萌我看见你的床单湿了”。(萌萌吐出舌头点点头)。我又将被子盖回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心里肯定还是很难受,现在你一定很不舒服吧,老师拿书包帮你换上干净的裤子”。(她点点头)换裤子时我小声地问:“现在换上干净的裤子舒服了吗?(嘴角微微往上翘地点点头)裤子换好后我在一旁叠被子,萌萌静静地坐在床边没有出去。我走过去:“萌萌现在是吃点心的时间,老师看见你一直坐在床边上你是还需要老师的帮助吗?”她小声的说:“王老师床湿了(一手拉开被子指着尿湿的地方)我需要你把它吹干”。“恩!等小朋友都出去了,老师帮你把它吹干”我悄悄的告诉她。说完她便拿起自己的书包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情境二:
  户外自由活动时间,萌萌抱着球站在操场中间一动不动,我走过去看见她裤脚是湿的,便蹲下来摸了摸她的裤子:“萌萌,你裤子湿了”她摇了摇头“我没有”。(她依然不愿意告诉我!!!)“老师摸到你的裤子是湿的,我带你悄悄地下去换上干净的裤子吧。”(她微笑地点点头)换裤子时我问道:“你愿意告诉老师你是什么时候尿湿的么?”她小声地说:“在玩游戏的时候”。“哦~原来在游戏的时候你就尿湿了,已经有很长时间了,那肯定很不舒服吧。”(她低着头笑了笑)“那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早一点穿上干净的裤子呢?”“我可以悄悄地告诉王老师”“恩!你自己想了一个办法:如果不小心尿湿了,可以悄悄地告诉老师帮助你”。她依然羞涩的吐出舌头点点头。
  孩子尿湿了老师不断安慰孩子“没关系!真的没关系!”其实尿湿对于孩子来说,本就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尿湿并没有错,老师给与的”安慰“就像孩子犯了错误。在此之前我自己也纳闷:处理尿湿的事情时我并没有责怪孩子的意思,并且不断地告诉她没关系、没关系。为什么每次帮萌萌换了裤子后,她脸上总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原来孩子的情绪不仅仅是在发生冲突、入园焦虑等得到认可,日常生活中小小的事情都是需要得到认可的。“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就像是神奇的魔法在萌萌和我之间搭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以“认可孩子的情绪、描述客观现象”的方式开启我们的对话:我看见你床单湿了、你心里肯定还是很难受、现在你一定很不舒服吧、交流中,萌萌的每一次微笑、每一个表情动作、都能够感受到她细微的变化。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小秘密,小孩子也不例外。他们的自尊心也是很强的。我之前一句不经意的话:“露露~去帮萌萌把裤子拿进来”现在回头想想那时萌萌的心里一定特别的难受和羞愧(唉~这下小朋友都知道我尿床的事情了)。当我再次发现萌萌尿湿了,先把被子盖回去遮住尿湿的地方再悄悄地帮助她换好了裤子。本以为我的保密工作做得挺好的,却发现萌萌坐在床边迟迟不肯离开,她小声的说:“王老师床湿了(一手拉开被子指着尿湿的地方)我需要你把它吹干”。以为悄悄地帮她换好裤子,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其实并没有。她关注到床单也是湿的,并且希望老师帮助她处理干净,以免其他小朋友发现他尿床了。
  第一次用“认可情绪的方式”来解决尿湿的事情,看见高兴走开地萌萌,我瞬间产生无比的成就感:关于尿湿的事情她愿意和我沟通了!并没有因为自己尿床而感到压抑、羞愧,更能够以一种轻松坦然的态度去接受。我自信的认为我成功的帮助她张开嘴说“老师我尿湿了”这一难以启齿的事情。满怀期待的等待:如果下次尿湿了萌萌主动告诉我请我帮助,而事实却是她依然没有告诉我。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失败的案列,在与孩子的相处过程中老师不断尝试用不同方式试验孩子,孩子也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同样孩子也在试探你。当她对你有了足够的信任她自然就“开口”了。所以老师们常说两百次的试验可能才会换来一次的成功。教育就像细水长流,不要急于求成、静待花开。最近时常听见老师说:在帮助萌萌整理裤子的时候萌萌总会自信的告诉老师“我没有尿裤子哦!然后开心的离开……